— The Headhole —

【梦旅者】20181104

决定以后只要醒来还记得梦就写下来,为自己提供脑洞,当做写作素材。

昨天晚上12点交了稿子,收拾收拾睡觉的时候都凌晨一点多了。

做了一宿的噩梦,梦里一直在干活干活干活,出差坐火车在火车上也干活干活干活,组长一直在我对面布置任务,一个接一个。

不知为何这种火车是上个世纪的老火车,中间一个小桌子,两边对着坐人的那种,车厢内的旅客来自世界各地,身着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服装。火车行驶在一片原始的土地上,窗外有衣着褴褛的黑人男孩在放牛,还有男孩坐在书上吹自制的奇怪乐器。

最近总是梦见黑人。

我心想这火车声音好大,然后就被凌晨五点钟的噪音吵醒了。那不是火车的声音,是施工的声音。

我去另一侧的卫生间的时候没有听见那个呼吸声。

评论
热度(6)

2018-11-0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