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Headhole —

我认识个老先生,也是94岁,我要给他让座,他嗖地躲开说,你坐你坐,我一个要死的人了,我还坐什么坐。


我在他家待了一个小时的功夫,他自己上下楼两趟,他家住四楼。


我觉得他能过100岁。


我想起以前画室老师的父亲,我们学校的教授,著名雕塑家,有不少有名的代表作,能听他讲课都是我们老师的荣幸。我刚进画室的时候碰见他过来遛弯,那时候我连削铅笔都不会,他手把手地教过我画画,算是有缘分。


我印象里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我再也不是那个风华正茂的我了,谁会对一个满脸皱纹的人感兴趣呢”。他说那些的时候会让我产生怜惜之情。


据说这位教授年轻时风流倜傥,即便上了年纪,但是从身材和容貌以及言行举止仍能看出他年轻时真的是个受人欢迎的大帅哥。


也就是这几年,家里人告诉我教授去世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的,我希望他那时走得干干脆脆,否则他会因为失去尊严而痛苦不堪。


希望大家珍惜身边人,平时多见见,多走动,免得以后没机会了,追悔莫及。


我想抽空去看看一位百岁老人,上次她看见我还跟我对着挥手,她的护工还因为她的举动而惊讶,因为她只跟我挥手,我想这也是缘分。


评论(2)
热度(40)

2018-10-30

40